恩佐·马尔图奇
回忆伦佐·诺瓦托瑞

至此,一个与众不同的人永远地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他的痕迹,同时在他的梦想和抱负上死去了,我觉得他和我很相似。他形容自己是“孤独的无神论者”,他想“征服不可能”,热情地拥抱生活。他是一个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发挥到极致的追求不朽和力量的崇高的征服者。

2022年1月8日 阅读全文…

鲜花炸弹
无治:不服从的生活和体验

无治与不断的变化的野性的节奏同呼吸,不受人类中心主义的法律和秩序约束。在对「无产阶级」身份和角色变革性抛弃之中,我以我的无治为乐。没有即将到来的伟大的未来革命需要组织或等待。只有今天,没有明天的保证。没有任何魅力非凡的领袖来打开自由之门。只有以欲望的解放弹药来定义的无治的个性的力量。

2022年1月6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