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fighter-anarchist-wo-men-dui-crimethincde-zhan-1.jpg

乌克兰的同志们最近发表的《战争与无治主义者》一文已经被广泛传播。如果你还没有读过它,现在是时候了。是时候写评论了。今天是一个实际的日期:2014年2月18日独立广场最后冲突开始的周年纪念日,此后乌克兰和整个后苏联空间的历史开始了一个新的阶段。

该文非常有趣。它最强的一点是事实学,按时间顺序的概述和细节。我们从中第一次学到了一些东西。关于自由意志主义者目前在国内的地位的一个有趣的结尾。然而,该文的某些部分需要批判性评论。

  • 「[独立广场]的暴力程度很高,抗议者无处可退,所以佢们不得不站到最后」—— 有地方可退 ,独立广场不是一个被围困的堡垒。
    抵抗水平高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原因是:

    1. 在独立广场事件前,警察的镇压和任意性规模较小。

    2. 抗议者中存在准备使用武力的有组织团体。佢们的总人数并不小,而且这些结构存在了一年多的时间。

    3. 总的来说,乌克兰社会更加「厚颜无耻」和「不受恐吓」,在后苏联时期,当局的代表从未被视为天人。

  • 也许该文最脆弱的一点是几乎完全没有对乌克兰的内部政治和社会结构进行思考。例如,后独立广场时代的最高拉达本身,就以其旨在限制使用俄语的「第5670-d号法案」给「俄罗斯世界」的代表送出王牌。一些亲普京的克里米亚人指出,在新的秩序下,社会安全比乌克兰更好。这丝毫没有粉饰普京政权,它从俄罗斯其它地区拿钱在克里米亚搞民粹主义。但只有乌克兰的贫困与它的新自由主义生活方式有关,缺乏劳动保护和社会对当权者的真正控制。这些现象并没有消失,部分甚至在「独立广场」之后更加恶化。

  • 不太清楚为什么要关注关于「犹太班德拉」的段子,在独立广场上用这些段子的人比班德拉真正的崇拜者少了好几个数量级,佢们是有组织的,有目的的。正是佢们推动极右翼议程的工作,而根本不是「 扯皮失控 」(c),让亲普京的宣传者把独立广场描绘成法西斯叛乱,而不是民众起义。

  • 令人惊讶的是无治主义者代表「 民主阵营中最激进的方法和观点 」的断言,以及「 俄罗斯有摧毁欧洲民主的长期计划 」(通常是由极端自由主义者提出的)这一有点可疑(至少是无法证明的)的论点。首先,「民主」的概念本身是极其笼统和投机的。在现代政治用法中,这通常被称为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简单地说:政治上的代议制民主加上经济上的资本主义。很显然,这根本不是无治主义者的一部分,也不是我们在欧洲应该追求的东西。

总的来说,人们不能不为写这篇文章的同志们希望积极干预政治,参与反对普京帝国主义的斗争而感到高兴,正如我们已经写过的,这是一件好事。然而,对形势的革命和自由意志主义立场仍然需要大量的工作。我们希望,通过共同努力和同志式的讨论,我们的社区最终会把它发展起来。

照片是2014年在独立广场上的一群无治主义者,是文章的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