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篇匆忙的更新中,我们回顾了今天抵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一些努力——来自俄罗斯社会压抑条件下的俄罗斯人和经历了全面军事攻击的乌克兰人。关于这个问题,有很多话要讲,但不是我们在这里能讲完的。我们很快就会回到分析上,但现在,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把这些信息迅速提供给你们。需要背景资料的人可以从这里开始了解一个俄罗斯的观点,或者从这里开始了解一个乌克兰的观点。

今天,俄罗斯人在全国各地参加了危险的非法公众示威活动;你可以在这个推特线上看到其中几个人的录像。

twitter.com

乌克兰无治主义者发出呼吁,要求在世界各地的俄罗斯大使馆和领事馆举行示威。截至目前,我们已经看到来自芬兰、英格兰土耳其、法国、瑞士和德国几个城市的示威报告,包括弗伦堡波恩柏林多特蒙德德累斯顿。在美国,在西雅图和其它地方的领事馆有声援行动。其中许多示威活动涉及数百人——并且重要的是,它们被没有像和其它大多数支持乌克兰国家的示威一样,被民族主义旗帜充斥。表达支持的横幅出现在保加利亚到马尼拉

希望捐款支持乌克兰的无治主义者的人可以在这里这里捐款。还有一个团结结构正在出现,以支持逃离乌克兰的难民。你可以在这里支持莫斯科的无治主义黑十字会,支持在俄罗斯被捕和被监禁的抗议者。

c-e-crimethinc-e-luo-si-he-wu-ke-lan-1.jpg
2022年2月24日,无治主义者站在乌克兰和平和俄罗斯自由示威的前列,沿着莫斯科的特维尔大道向从普希金广场到阿尔巴特的方向前进。晚上8点左右,游行队伍在蒂米里亚泽夫纪念碑前被驱散,警方进行了逮捕。

莫斯科「粮食而非炸弹」声明

匆匆翻译了几小时前出现在佢们Telegram频道上的莫斯科「粮食而非炸弹」的声明。

我们永远不会站在这个或那个国家一边,我们的旗帜是黑色的,我们反对边界和吃白食的总统。我们反对战争和对平民的杀戮。

对普京的帝国团伙来说,宫殿、游艇以及对持异议的俄罗斯人的监禁和酷刑是不够的,佢们应该得到战争和夺取新领土。于是,「祖国的捍卫者」入侵乌克兰,轰炸居民区。巨额资金被投入到杀人武器上,而人民却越来越贫困。

有的人没饭吃,没地方住,不是因为资源不够所有人用,而是因为资源分配不公:有人拥有很多宫殿,而其它人连个茅屋都没有得到。

为了保持和增加佢们手中的利益,政府宣布了战争。谁会用手收集自己的肠子,谁会被爆炸撕掉胳膊和腿,谁的家庭会埋葬自己的孩子?当然,这一切并不适用于执政的少数。

我们必须全力抵抗军国主义政权和它所发动的战争。在你的同志中传播信息,尽你所能地战斗。没有战争,只有阶级战争。团结而不是炸弹。

twitter.com

twitter.com

采访:抵抗委员会,基辅

我们对「抵抗委员会」的发言人进行了音频采访,该委员会是在乌克兰新成立的无治主义协调组织。佢们将在这里回答公众关于无治主义者在乌克兰的工作和经历的询问。我们在谈话中抄录了采访内容。

「抵抗委员会」是一个协调中心,连接那些以各种方式参与抵抗入侵的无治主义者。有些人目前在前线;有些人从事媒体工作,介绍这种抵抗过程中出现的情况,希望向那些从未去过那里的人澄清乌克兰的情况,并向其它地方的无治主义者解释为什么佢们认为抵抗普京与解放有关。随着入侵的进行,该项目还将在乌克兰民间社会的剩余部分参与一些支持项目——例如,在马里乌波尔,一些参与者为收容战争孤儿的中心带来了物质支持,并将协助一些同志逃离冲突地区,尽管「成十上百个」无治主义者和反法西斯主义者正在参与抵抗。

就目前而言,参与者正在观察基辅在全体人民的努力下会出现哪些互助项目,以及佢们作为无治主义者可以最有效地参与哪些项目。

与我们交谈的人目前位于基辅;其它人已经离开,参加基辅周边地区的领土防卫。在基辅,许多人正在离开市区,但从早上开始就没有进行空中轰炸,当时俄罗斯空军袭击了城市周围的军事目标,还袭击了外围城镇的一些民用住宅区,包括布罗瓦里,造成数十人死亡。

在基辅,气氛很紧张,但市内还没有发生战斗,只有上午的飞机袭击。到目前为止,无治主义者没有出现已知的伤亡,但佢们正面临着严重的危险。这是一个艰难的局面,但到目前为止,参与者的精神状态很好。

这个项目的大多数参与者都预计入侵大致很快就会开始,但佢们没有料到今天会发生,也没有完全的心理准备。事实上,佢们计划和准备了几个月,但现在佢们发现了准备工作中仍未完成的一切。不过,在匆忙的会议过程中,佢们还是把这个协调项目搞了起来。

发言人描述了佢们的直接目标:不是保护乌克兰国家,而是保护乌克兰人民和乌克兰社会的形式,它仍然是多元化的,尽管乌克兰国家本身是新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民族国家,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其它可怕的东西。「我们的想法是,我们必须捍卫这个社会的精神,防止被普京政权打碎,这威胁到整个社会的存在。」

从这个直接目标往回缩放,发言人说,佢们希望在对抗俄罗斯军事侵略的同时,在乌克兰社会和全世界推广无治主义观点——以显示无治主义者参与了这场斗争,佢们在这场斗争持有立场——不是与国家一同,而是与受到入侵影响的人,与生活在乌克兰的人的社会。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全体人民都在对抗入侵。当然,有些人正在逃离,但任何对这个地方未来的政治发展有任何寄托的力量,现在都必须站在这里的人民一边。我们希望在更大范围内与这里的人们建立联系,向与佢们一起组织起来取得一些进展。我们的长期任务,我们的梦想,是在这个社会中成为一个明显的政治力量,以确保有一个真正的机会来促进人们的社会解放的信息。」

针对「全体人民正在对抗入侵」的说法,我们询问这是否包括「共和国」的人民,即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LPR〕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DPR〕——自2014年以来被俄罗斯武装和资助的分离主义势力占领的乌克兰东部地区,普京刚刚承认它们为「独立」。

「老实说,」这位发言人回答说,「我对所谓共和国的人民没有什么看法;我只在这里生活了几年」——在邻国长大——「从未去过东南部。确实存在一些关于语言的冲突,而当地的极右派人士毫无必要地、严重地加剧了这些冲突。出于这个原因,在『共和国』,我们看到一些人挥舞着俄罗斯国旗欢迎军队,尽管这种『独立』将意味着相反的结果,它将意味着完全屈从于普京。与此同时,在附近的战壕对面,在战线的另一边,我们看到成千上万的人挥舞着乌克兰的国旗。作为无治主义者,我们也不喜欢这样,但这确实意味着人们准备好了战斗——佢们准备好了捍卫自己的独立,不仅是作为一个国家,而且是作为一个社会。」

twitter.com

c-e-crimethinc-e-luo-si-he-wu-ke-lan-2.jpg
「这是现在的基辅地铁。受惊的人们聚集在地下,以避免普京政权可能发动的轰炸。」

我们将尽快跟进更多消息。